大唐荣耀小说结局是什么揭晓 沈珍珠命运多舛死法悲凉

来源:256影视 2017-01-28 19:20:43

 

  慕容林致与薛鸿现对视一眼,唤马车停下,两人合力将沈珍珠扶出马车,半躺在曲江池畔的草地上。

 

  五月里的曲江池畔,酷热难当,惟有瘳瘳数人游玩赏乐,间歇偶而传来少女娇美天真的嬉笑声。
 

 

  沈珍珠依依睁目仰望,说:“天,真蓝啊。”

 

  若干年前,曲江池畔春如织,她与素瓷、红蕊相伴游乐。一切的缘起,都在这里。前承起合,仿佛一梦。

 

  她恍惚听到半空中有人吟诵诗句,绵延不绝,萦绕天地,竟绝似她当年清越的声音:“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她听到安庆绪说:“不知十年后再游此地,该是如何。”
 

 

  默延啜说:“我回纥王庭之门,永远为你敞开。”

 

  流光溢彩的辂车旁,李俶陡然伸手挽起她,说:“有我,别怕。”

 

  “俶……”她徐徐吐出最后一个字,眸光黯淡,唇齿抿合。慕容林致与薛鸿现无声饮泣。

 

  马车的车夫一直是背向而坐的,此际缓缓回头,走下马车,摘去头上的绩巾。

 

  慕容林致抬头,哽咽着唤道:“陛下。”

 

  他半跪下来,将她紧紧纳入怀中,下颌抵着她的额头。

 

  他的心从此不再疼痛。

 

  这颗心,随着她的离去,行将就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