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长公主被庆帝贬至信阳,林婉儿深夜质问母亲

《庆余年》中范闲的死对头长公主终于落马,被庆帝贬至自己的封地信阳。范建问范闲,林婉儿与内库财权到底哪个对他更重要。范闲表示自己娶林婉儿是因为喜欢她这个人,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范建说如果是真心爱林婉儿不要忘了她与长公主是母女的关系。范闲不明白他的意思,范建说长公主已经在殿外跪了多时了。他劝范闲不如替长公主求个情。范闲说自己要好好想一想。

太子没想到长公主不但收买了朱格,还瞒着自己与北齐暗中勾结。他非常害怕受到牵连,于是也跪在了殿外。庆帝宣太子进殿,太子下跪替长公主求情。庆帝却意味深长地说再等等。太子很抑郁地说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替她求情了。刚说完范闲就在殿外要求晋见。范闲的到来让长公主非常意外。庆帝以为范闲也是来替长公主求情的。

令众人没想到的是范闲是来要求严惩长公主的。庆帝欣赏范闲的态度,说将来掌管内库和鉴查院的人肯定要是个孤臣,范闲说自己没想这么多,只是想到腾梓荆的死就觉得不能放过凶手。庆帝感叹范闲为了一个护卫做出决定还是磨炼得不够。范闲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认为做人不能不辩是非。庆帝当下不再多说,立刻下旨命长公主回她的封地。

长公主知道范闲不是为自己求情而是要求严惩时居然笑了。太子还抱有一线希望想要再替她求情。长公主说不必了,庆帝做出的决定便再也无挽回的余地。两人准备离开刚要转身,庆帝拿起弓箭对着殿内放置的盔甲射了一箭,正中盔甲心脏的部位。长公主回过头来正看到这一幕,她想要面带微笑眼泪却流了下来。

林婉儿深夜去见母亲,她质问长公主是否做对不起庆国的事,母亲承认了。婉儿又问那有没有害过范闲,长公主也毫不犹豫的点头。婉儿很伤心这么多年来母亲对自己的不管不问。长公主却说人生来就要忍受痛苦,并且对婉儿说明天不必来送她离开。这段母女情也真是可悲可叹。

举报 分享 2019-12-28 21:29:3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