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以后,真的谁都可以善良吗?《寄生虫》告诉你

《寄生虫》以其独特视角横扫了戛纳奖座,整片内容极近平凡而又不平凡。续写了社会最底层与高层人生的种种混搭与切磋。在看到很多种种不现实的场景之后仍会为影片所震撼。像基泽一家先后进入社长一家寄居的情景即是,不由得会想到底是社长一家太过单纯好骗还是基泽一家的能力特别凸显,为什么如此轻而易举就取得了社长全家人的信任。但整部影片看下来,我们会把它当做是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借用种种不可能的过渡将人性边缘那仅存的的美好给凸显出来。

基泽一家虽说时时想着占别人便宜,但是在人性上又有着良善的一面,最令我影响深刻的就是在社长一家外出野营时,看在被开除的保姆假意冒着大雨前来敲门,其实他们本可以不开门的,但又不想看到可怜的大婶冒着这么大雨却空手回去而收拾好一切还是开了门就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被生活彻底摧毁的人性。

还有后面“如果我也有钱的话,我也会很善良。” 穷人爸爸在同情前任司机因女儿的设计丢掉工作,愧疚自己代替他工作后,前任司机是否还能找到如当初那么好的工作。而在无意间打伤保姆和她丈夫时,也曾时时想着他们的生死,甚至找了个机会亲自送去食物。现实生活中如此为他人着想过的人都少之又少,而他竟也去考虑别人的死活这件事情不就值得我们深而又思吗?

影片中的每一个看似来自生活中的人物,每一个看似浮夸的家庭,其实都只是一种符号,一种现实生活写照的功能明确的道具。无论是住在半地下室的宋康昊一家,还是豪华宅域的社长一家,这一切都精心构成了一场既诙谐又不可思议的艺术形式。

举报 分享 2020-04-16 19:49:30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